再擔保行業十年考:期待更為明確的管理辦法

作者:黃蕾 2018-09-22 11:11

 

“真的,走得有些慢了。”

相較于25歲的擔保行業的快速成長,秦愷說,“再擔保行業發展十年以來,大家依然還在談它的模式、它的長處、它怎么能發揮作用。”

作為首家省級再擔保公司、北京中小企業信用再擔保有限公司董事長,秦愷見證了再擔保行業的十年歷程。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已設立28家再擔保機構,注冊資本金近700億元,在保余額近3600億元。

面對這樣的發展,再擔保行業似乎并不滿足,正如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在首屆中國再擔保高峰論壇上所言,“應該說我們十年做了一些探索,發揮了一些作用,但是總得來看,我認為再擔保剛起步,它的定位和作用的發揮,還有很大空間。”

十年歲月

2008年2月,全國唯一一家由中央財政出資的區域性再擔保機構東北再擔保公司成立;同年11月,北京中小企業信用再擔保公司成立,揭開了再擔保行業起步的序幕。

所謂再擔保,是指為擔保人設立的擔保,當擔保人不能獨立承擔擔保責任時,再擔保將按再擔保合同約定比例向擔保人提供比例再擔保或為擔保機構提供一般連帶責任擔保。雙方按約承擔相應責任,享有相應權利。

再擔保相對于原擔保而言,是再擔保人對原擔保人信用的增級或信用損失的彌補,也為維護和實現債權人利益起到保障作用。其基本運作模式是原擔保人以繳付再擔保費為代價,將部分擔保風險責任轉移給再擔保人。

再擔保可以說是社會信用體系建設的一種制度設計,是用再擔保這一工具來完善擔保體系和防范金融風險的探索創新,國際經驗證明再擔保體系的形成可以直接有效地幫助小微企業信用擔保機構分擔風險。

“我們公司84年成立,沒有擔保公司的支持,走不到今天。中關村的上市公司當中,至少一半以上和時代公司一樣,是在擔保再擔保公司的幫助下成長壯大的。”時代集團總裁王小蘭說。

數據顯示,截至2017年底,全國已設立28家再擔保機構,注冊資本金近700億元,在保余額近3600億元,平均再擔保放大倍數為4.51倍。

以北京再擔保公司為例,十年間其支持的企業中,小微企業占比近80%,累計為逾10萬戶次中小微企業(農戶)提供了3600億元再擔保支持,為近20家擔保公司500多筆代償項目提供了6億多元的補償。

銀保監會普惠金融部主任李均鋒表示,“25年的擔保業,‘四梁八柱’已經建成。”這既是指擔保行業政策法規、監督管理體系等的完善,也是指擔保行業體系的完善。

所謂擔保行業體系,可以理解為三層,底層是現在6000多家左右的投資擔保機構,中層是目前分布在29個省的政府性再擔保機構,上層是國家融資擔保基金。可以看到,再擔保行業在我國擔保行業體系中,起到的是溝通上下的作用。

在李均峰看來,再擔保行業所處的溝通上下的位置,決定了它成為承接政府各類扶持資金的主要載體,也決定了它的政策性定位。

李均峰認為,政策性擔保體系中核心的政策性,主要體現在再擔保環節,“我們的直保機構總的來說按照市場化和企業化運作,再擔保在這個方面就承擔了所謂擔保的準公共產品和補償功能。”

目前,29家再擔保機構注冊資金達700億元,已經占到國有控股融資擔保機構資本的10%以上,同時自2016年以來,有11個省政府累計向本省的再擔保機構注入資本金超100億元。

同時,數據顯示,總的融資擔保在保情況中,再擔保承擔了10%左右,再擔保對合作機構的代償額度,每年維持在5、6億元,李均鋒表示,“這個代償主要是在北京,其他地方再擔保代償的作用還沒有發揮。這個過程分散了融資擔保機構的風險,對融資擔保機構的運行安全起到重要作用。但是就目前的情況來看,再擔保的代償作用,比我們設想的要低,作用發揮還遠遠不夠。”

對于目前發揮不足的代償作用,李均峰認為,再擔保必須要承擔風險補償制度,對再擔保的考核,不能僅限于考核業務,還要考核再擔保代償補償能力,“要考核賠出去多少錢,花了多少錢,要解決不敢賠不愿賠的問題。”

國家融資擔保基金有限責任公司總經理向世文表示,“希望各省級再擔保機構主動與國家融資擔保基金進行業務對接,加大對市縣政策性融資擔保機構的支持和服務。”

反思與期待

秦愷認為,再擔保行業發展較慢,有各種各樣的原因,比如有區域環境不同,有當地的擔保市場發達程度不同,這些都是客觀原因,“我還是覺得行業發展到今天,對它的基本運作模式,操作規制應該有個管理辦法。”

“通過管理辦法或者指導意見,讓大家對再擔保是什么,定位是什么,主要產品是什么,怎么考核都有一個更為明確的認識。”秦愷補充道。

在政策方面,2015年8月13日,國務院印發《關于促進融資擔保行業加快發展的意見》(國發〔2015〕43號),該意見共提到再擔保19次,要求省級再擔保機構三年內基本實現全覆蓋,同時對推進再擔保體系建設在機構設立、業務方向、考核機制等方面作出了大體規劃。隨后包括《推進普惠金融發展規劃(2016—2020年)的通知》、《融資擔保公司監督管理條例》及四項配套制度等融擔行業文件,有提及再擔保內容,但均較為簡略,主要還是針對整個擔保行業的發展規劃。

安徽省信用擔保集團總經理錢力表示,政策性金融的定位目前還是比較模糊的,行業希望能夠制定標準,明確什么樣的擔保機構可以真正作為政策性金融定位。當明確了合格達標的擔保機構政策性金融定位后,對于資本金來源、風險分擔、后期貸款代償資產處置、考核標準等內容,行業也期待能夠有更為明確的指導。

李均峰表示,未來再擔保行業應在資金承接、風險分擔、銀擔合作、政策傳導、產品創新、考核標準等多方面進行探索。

首先再擔保應該做好政府資金承接和分配功能。再擔保的一個很重要的功能,就是承接和分配財政資金,對扶持資金進行專業化管理和市場化運作,提高扶持資金的使用效率和精準性。在具體擔保資金的使用上分為“三塊”,第一塊資金要做好風險分擔的補償,也是最重要的一點。第二塊資金作為“放大器”,做好再擔保產品,第三塊資金作為直保機構的獎勵,通過獎勵來促進直保的業務發展。

其次,再擔保機構要加強在著力優化風險分擔機制方面的探索,助推銀擔合作并積極對直保機構進行政策傳導。李均峰強調,其中考核再擔保機構的代償情況,將是下一步優化再擔保代償補償機制的核心。

最后,李均峰指出,再擔保機制的落地,最終還是要具體靠擔保產品和內部機制設計來實現。

目前再擔保公司業務比較繁雜,包括發債擔保、再擔保、直保、投資等,李均峰認為,這會導致許多風險聚集,倡導省級再擔保機構,要理清業務邊界,可以設置若干個業務條線,形成一個專業化的管理機制和核算機制。同時,對于再擔保產品的設計要以政策為導向,對政策性業務,在產品設計上的補償和再擔保費用的收取上,就一定要體現它的政策性,同時各項業務都要納入監管的事宜,保證穩健運營。

為保證再擔保行業發揮作用,李均峰認為有三個考核必須要抓,一是再擔保對直保機構的考核,二是省級政府對再擔保機構的考核,三是醞釀中的監管機構對再擔保運作機制的監管。

“再擔保可能是一個小行業,但是行業內的大家都堅信這個行業的意義價值,都擁有小目標,也想要逐步去實現它。”錢力感慨道。

經濟參考報:至去年底我國已設立28家再擔保機構
京郊日報:10萬戶次企業農戶獲3600億再擔保

上一篇:

下一篇:

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河北排列7平台